扫描二维码,了解更多催眠培训
了解更多催眠培训 箭头
客服QQ
箭头 给我发消息

客服QQ:876887077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催眠资讯 >

睡眠中也可催眠─催眠课程心得

作者:催眠网小编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7-12-15 11:10

  摘要:睡眠中也可催眠 睡眠中也可催眠─催眠课程心得 一次偶然的机会,我接触到了催眠并迷上了它,我开始多方面搜集催眠的资料来学习,去上了一些老师的课程。更好的应用催眠技术还考取了心理谘询师。 后来瞭解到了凌老师,对他的文章特别喜欢,同时也瞭解到了他在

  睡眠中也可催眠

  睡眠中也可催眠─催眠课程心得

  一次偶然的机会,我接触到了催眠并迷上了它,我开始多方面搜集催眠的资料来学习,去上了一些老师的课程。更好的应用催眠技术还考取了心理谘询师。

  后来瞭解到了凌老师,对他的文章特别喜欢,同时也瞭解到了他在“催眠、NLP、时间线”方面有多年的经验。

  2014年8月,凌老师在西安的课堂上让我对催眠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,见识了“睡眠中的催眠”,这是我以前所没有涉及到的。包括之前的一位催眠老师也跟我讲,没人能解释清楚催眠过程中睡着了治疗是否有效果。而我也遇到过催眠过程中来访者睡着了的情况,我当时的处理方式就是把他叫醒,重新再做。后来有一位老师跟我分享说,他在来访者睡着之后继续做催眠,也是有效的。他说他的来访者每次接受催眠就会唿唿睡大觉,结束就自动醒过来,下次来还是这样,要是没效果他早就不来了。

  直到参加了凌老师的课,我才学习了完整的睡眠中的催眠。那一次是凌老师把大家带到一个催眠状态当中,也分不清楚是不是睡着了,因为有些人真的已经睡着了,包括我自己,结果有人开门,凌老师就用了一个“巢状结构”的技术,给出一个指令。结果醒过来之后很多人都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后来凌老师解释了这个 “巢状结构”的技术,就是把人带入催眠状态后,通过特定指令带入深度催眠状态,再给出特定指令再次带回到浅催眠状态,所以中间发生了什么,很多学员完全不知道。据说这个“巢状结构”最深可以带叁层。这个以前我是没学过的,如果凌老师不讲解,我们根本瞭解不到这个技术。

  后来开始两人分组练习,我帮对方做放鬆,慢慢地把对方带到睡眠中的催眠状态中,通过测试看她已经睡着了,于是就给出指令。结果发现对方好像要醒了,这时候我想到老师讲的,催眠不是“操控的技术”,当我们的指令违背了她的意愿时,她的自我保护机制就会启动,于是我终止了这个指令,继续引导她放鬆,发现她又一次进入了睡眠。我看到,即使一个人睡着之后,给她不符合她本人意愿的暗示,她的潜意识也会抗拒,潜意识就会通过叫醒她的方式来结束这种状态!这让我看到了潜意识的神奇,即使我们睡着了,潜意识也是很清醒的。一个人不能催眠通过控制另一个人,除非他愿意。否则我们做睡眠中的催眠就没有办法继续进行。

  记得有一次,一个学员在课堂上睡着了,还一直大声打唿,大家都叫不醒他。凌老师就走过去,跟他的潜意识做了个联接,并得到了对方身体上的回应,凌老师收到之后告诉他:我的课程讲到一半的时候,你就会醒过来,而且还会因为没学到东西有一些失落感。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令所有人大吃一惊。过了一段时间,他突然醒了,坐起来之后眼神显得很迷茫,甚至有点不安,真如凌老师说的那样。这让我看到了睡眠中催眠的神奇之处。

  当然了,凌老师教给我们的,不光是睡眠中的催眠,还有快速而优雅的“瞬间催眠”,以及“催眠回溯疗法”,“情感桥技术”。我们曾经参加过一个催眠治疗老师的课程,他认为所有的催眠都是暗示,所有未完成的事件都是一次未完成的催眠。而凌老师的“情感桥技术”虽然是通过情绪事件来进入催眠的,但那些情绪事件本身就是一次未完成的催眠。既然催眠是暗示,那么催眠治疗也可以说是解除未完成的暗示。提到了催眠自然就少不了催眠回溯或前世回溯,凌老师说催眠前世真假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们如何帮到来访者,而我的想法是,如果前世是真的,那么我们能从前世获得什么。比如我的前世是一个珠宝商人,那知道以后我应该会鉴定珠宝才对啊,就像湖南的那些再生人,知道自己前世的语音,也能讲,那么我们是否可以通过探索前世来找回本来就有的技能呢,这也是我想要探索的一个方向。

  因为我对睡眠中的催眠很感兴趣,所以就多谈谈这个话题,课程结束后我接到了一个需要上门谘询的个案。

  案主是个中年男士,以前在外地打工,一个月能赚到2至3万。因为老婆要生孩子,决定回老家上班。因为以前跑业务,习惯了一个月应酬花费一万多,而他回乡后的收入每个月才两叁千,因此出现了严重的失眠,导致无法正常上班。于是我就选择用凌老师教的:同步唿吸带“工厂下班”想让他很好的休息一次,因为凌老师也说过,第一次的催眠就做放鬆就能起到很好的效果,结果失败了。对方说,“不要给我啰裡啰嗦嗦,让我睡觉就行了”,于是我就问他,“你是哪裡的紧张让你睡不着”?他说是大腿膝盖那一部分,我说,“好,你把注意力集中到那裡,去感觉你膝盖的紧张,想像你膝盖周围的神经像拉紧的缆绳,很紧很紧。接下来你想像,抖动你的膝盖,慢慢的放下那些拉紧的缆绳,这种放鬆的感觉慢慢的扩展到整个腿上。接下来我继续用了“工厂下班”,一直到他睡着。过了一会儿他突然醒过来,说做了个梦,梦到小时候打树上的鸟,把自己打伤了,说这些的时候双手捂着脸。于是我告诉他,这只是一个梦,你喝点水,停一停再继续。这样做也是为了打破状态。当案主第二次进入睡眠时,他又开始打唿了,我也很满意,觉得就这样把“工厂下班”做完就能取得一个他想要的睡眠效果。结果他再一次醒过来,说梦到以前在黑社会杀人的事情。我把话题略微做了点转移,接着马上进入第叁次,这次做得很顺利,中途没有再惊醒。于是我在“工厂下班”后面做了一些调整,增加了一些内容:维修工人进入到他的体内,帮他做个大扫除,然后再给他的各个部位除尘加油,补油漆,更换零件,之后让这些工人离开,然后又告诉他,听到了上班的鐘声,看到穿着新制服的工作人员,带着新鲜的氧气,能量进到身体裡。一直到最后换醒。

  (凌坤桢註解:这个案例需要做更深度的催眠治疗──包括童年的创伤、青年时期的一些负疚事件等。不过第一次的接触,满足来访者的「放鬆、好睡」需求即可。关係建立和「缓进策略」比较重要!在深度放鬆下,来访者的潜意识开始释放一些记忆─梦境,是非常好的指标。也意味着他的潜意识信任催眠师了,我们认为这些浮现的梦境并非干扰,而是一种要诉说的意图:他的潜意识找到能够听它说话的人了。另外,膝盖处的紧张很有意义,可以使用创伤释放的身体流技术来跟进──假设以后有这类型的案例时。)

  因为个案未做进一步的持续治疗,只瞭解到他的睡眠问题后来有了很大的改善。

  通过给他的治疗,我更加相信,所有的催眠都是自我催眠,他过去的“故事”催眠了他,让他把自己保护起来,而我叁次同样的催眠就是要让他明白,我们只是让他放鬆下来。就像凌老师说的:我们只需要循着程式,有弹性地回应,按目前走的路径,让他不断地放鬆更放鬆,甚至是学会放鬆,明白放鬆是安全的,直到进入够深度的可以工作的阶段,我想这才是后面能够顺利的进行到结束的塬因吧。

  另外一个跟睡眠有关的个案,是一位83岁的煺休教师李先生。因为患了肝癌晚期,一直在医院住院,由于疼痛比较严重,经常无法入睡。家裡人很担心,所以要求通过催眠来帮他缓解疼痛,期望只要能很好的睡觉就可以了。

  通过会谈,我发现李先生头脑很清醒,就是心理压力很大,加上疼痛,导致入睡困难。所以在跟他做了一些必要的解释之后,又给他做了“催眠感受性测试”,发现他有很多画面完全想像不出来。于是决定用“大卫·艾而曼催眠”来导入。流程如下:

  一、第一步用“大卫·艾而曼催眠”做放鬆,同时也用了同步唿吸法,中途他就开始有了轻微的鼾声。

  二、在做完遗忘数字之后又加入了湖面湖水,杨柳荡漾,广阔而蔚蓝的天空等让他打开心扉的引导。结果他一直都在唿唿的睡,所以就没有唤醒,而是告诉他睡到自然醒就好了,同时给他一个暗示,晚上也会有这么好的睡眠效果,是的就请动一下手指头,等他有反应之后就告诉他经过一段休息后就会自然的醒来。此时,案主的面部很平静,身体也很放鬆。

  第二天回访时得知,昨天晚上李先生终于可以很好的睡觉了,他的家人要求再做一次,于是我又为他做了第二次,并在结束之后将这个方法教给了他的家人。

  在这裡,我还想重申凌老师的一句话——催眠是一个教育的过程。催眠谘询就是一个倒叁角,改变是从一点点的细微之处开始的。而通过凌老师的课程,我明白了,技术并不是最主要的,而那种无时不在无处不有的关怀和陪伴才是疗愈的灵魂与关键。爱就是医治。爱就是疗愈。

  我怀着无比真挚的感恩之情,感谢凌老师和师母,同时也感恩主办方,为我们安排了这个“特别”的课堂,让我们可以纵情恣意地享受这样轻鬆而酣畅的学习过程。也感谢工作人员对大家无微不至的关怀与照顾!

  • 标签: